欢迎您来到广西在线,今天是

当前位置:广西在线 > 科技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下一章:穿戴式设备

发布时间:2013-08-17 12:56 来源: 天津新闻网
移动互联网下一章:穿戴式设备,移动互联网 穿戴式设备

移动互联网下一章:穿戴式设备


对于伴随移动互联网而来的新世界,智能手机浪潮只是吹响了第一声号角,可穿戴设备的崛起则将掀开下一个更壮丽的篇章。

距离iWatch的发布还遥遥无期,不过本土创业公司映趣科技开发的智能腕表inWatch却已经上市在即。

王小彬是深圳映趣科技的创始人。这家公司的CTO来自中兴、硬件项目负责人来自华为、软件项目负责人来自腾讯、设计团队来自本土知名的工业设计公司浪尖。从2011年10月确定做智能腕表,这支阵容强大的团队就开始了夜以继日地紧张工作。经过了一年多时间的努力,如今终于就要修成正果。

乍看上去,inWatch的名字与iWatch仅有一字之差,不过王小彬解释说,inWatch的in代表的是时尚、智能和有趣,首款inWatch腕表将在今年6月发布。

王小彬和他的映趣科技只是当下科技圈的一个缩影。

2013年以来,关于智能穿戴设备的热浪已经滚滚而来,从Google Glass的发售,到有关iWatch的各种传闻再到三星重启智能手表项目。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到两年内,一定会有一大批形形色色的智能穿戴设备陆续面世,而伴随着他们的推出,一个色彩斑斓的硬件新时代的大幕也将缓缓拉开。

为什么是现在?

智能穿戴设备为何会在今年突然爆发?

从手机厂商的角度看,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平台期,各大厂商除了比拼硬件参数之外已经没有什么新的招数。除了专业人士还会津津乐道产品的各项参数指标,大多数普通消费者已经开始对每年一次的产品升级换代感到麻木。

甚至连iPhone系列也很难让消费者提起太高兴致。事实上,自从乔布斯去世之后,苹果的魔力也在逐渐消失。类似当年iPad和iPhone 4发布所引发的全民消费热潮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今年1月,甚至有日本媒体爆出苹果公司向夏普削减了面板的订单,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市场对苹果产品的痴迷正在衰退。

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就像是温水煮青蛙,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危机正在来临。诺基亚盛极而衰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对于谷歌和苹果这样的行业领袖,如果不能及时找到新的机会,那么很有可能会重蹈诺基亚的覆辙。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随着智能终端所承载的功能越来越多,它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所有需求。比如,设备屏幕尺寸的增加是以牺牲便携性来实现的,这两者是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在很多应用场景下,操控大尺寸的移动设备都并不方便。

在移动互联网最初兴起的3年里,手机是唯一的智能终端,人们希望它的屏幕越来越大、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便携性越来越高,甚至把所有对智能终端的憧憬都投射在手机上。某种程度上,这种过重的期待远远超过了手机应当扮演的角色。

但是,如果真正去理解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终端,智能手机仅仅只是从上一个时代到智能化时代的一个过渡而已,它不应当承载一切,手机更适合作为连接其他可穿戴智能设备的计算中心,为更多可穿戴设备的普及打下基础。

从传统厂商的角度,移动互联网的另一层深刻影响在于大大推动了传统商业的互联网化。一大批传统企业,尤其是以耐克为代表的运动设备厂商开始注意到鞋服智能化的机会,依靠生产智能腕带、智能跑鞋等可穿戴智能终端,将会给自己的生意带来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从技术积累的角度看,也已经为可穿戴设备的爆发做好了准备。“从硬件上来说,低功耗的芯片,蓝牙、WiFi这些东西都比较可靠,而且功耗和价格都很低,现在攒一个东西其实蛮便宜的。”百度云生态部高级经理、技术布道师张辉告诉《商业价值》,“软件方面,基础的智能计算平台和云也都已经比较成熟。”

不过,除了上述这些因素,穿戴设备热潮的背后还有更为现实的原因——赚钱。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虽然成就了一批诸如微信、陌陌之类颇具影响的应用,但是除了少部分游戏公司外,真正赚到钱的人凤毛麟角。

“纯粹做移动互联网软件离钱太远,大多数都找不到盈利模式。”王小彬坦言。在投身智能手表以前,王小彬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过一些移动互联网项目,但是效果并不理想,这也坚定了他做硬件的决心。“将来软件和硬件的结合会更好一些。”

以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明星项目Pebble智能手表为例,该产品已经于1月底开始正式发售,售价150美元,至今两个月的时间已经售出3万套。照这个速度,其筹得的1000万美元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本。

智能穿戴的本质——人的延伸

我们正在从智能手机时代进入到一个智能穿戴的时代,其本质是人体的智能化延伸。

尽管使用Fitbit计步器还不到一年,张辉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小东西了。这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不久前他去西班牙出差,因为一时大意忘记戴上这个“伙伴”,这让他在出差期间颇感失落。

“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没有你的数据了,我会觉得你可能已经不存在了。”朋友的这个说法是张辉失落的根源。

Fitbit计步器在过去一年风靡全美,今年的CES上,Fitbit发布了新一代的产品Fitbit Flex,将过去U盘造型改造成了腕带,进化成为一款名副其实的穿戴设备。

从古老的计步器到成为现在时尚运动人士离不开的智能装备,Fitbit流行的深层原因在于人会生老病死,但数据能够永生。让以前从指尖溜走的数据通过智能穿戴设备留存下来并做些更有意思的事情想想都会让人兴奋。

在今天这个时代,社交网站清楚你的人脉关系、输入法熟悉你的语言习惯、搜索引擎了解你的知识背景、电商网站掌握你的购物记录,这些互联网上的数据叠加在一起就可以勾勒出一个你的轮廓。但这仅仅只是个轮廓而已,想要得到一个自己的清晰形象,还需要更加翔实的数据去填补这个轮廓中的细节。而想要得到这些翔实的数据,那就必须依靠穿戴设备来帮忙。

Google Glass和GoPro摄像机能够记录下你所看到的一切;Nike+的运动鞋能够记录下你去过哪里;Fitbit和Jawbone UP不仅能记下你每天走路的步数,还能监测你的睡眠情况。所以,穿戴设备的本质实际上是人类各种感官的延伸,将人感知到的一切数字化。当然,采集到的这些数据并不只是为了证明一个人的存在,它还有着更加深刻的意义。

“人以前关心的是征服世界,但是在成长过程中,会发现最难征服、最难理解的是自己。”张辉认为,“比如年轻的时候身体很好,但是突然有一天感冒了一个月都不好,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陌生了。这时候就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但自己很复杂。”

实际上,穿戴设备的兴起与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是相辅相成的,穿戴设备是数据的入口,而对大数据的深度分析能够让人们重新认识自己以及所处的这个世界。

进化的第一步:运动+健康

分享到:

热点图文

国内国际·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