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广西在线,今天是

当前位置:广西在线 > 新闻 > 公益 >

围场县倒卖大树成产业 只要送礼林业局都给批

发布时间:2013-08-17 14:34 来源: 天津新闻网
围场县倒卖大树成产业 只要送礼林业局都给批

云杉、桦树、油松等这些原本生长在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的树木,到了春秋季,却大批被倒卖到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的一些城市。虽然早在4年前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就下发通知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但记者调查发现,在河北围场树贩子疯狂倒树已成产业。

“30年云杉2000元一棵”

新华社、国家林业局和相关机构日前启动“地球绿飘带”大型集成报道。在与网友互动中,接到腾讯微博网友“寄语斜阳”的爆料:河北省承德市围场县黄土坎乡、兰旗卡伦乡、四道沟乡等乡镇有乱砍滥伐的情况,护林员讲,做这些的都是与县、市林业官员有关系的,管不了。记者随即赶往围场县暗访调查。

“我干这行15年了,卖的树种有云杉、桦树和油松。生长期30多年、5米高的云杉一棵能卖到2000元;销路最好的是油松,一棵5米高、直径15厘米的油松装车价800元,一车能拉12棵,一年能卖上千棵。2.5米高的油松卖得最多,200多元一棵,一车能拉260棵,一年能卖3万棵。”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四道沟乡三道沟村树贩子张某说,“主要是卖到北京,也有卖到天津、石家庄和山西一些城市的。”

对于树的来源,张某说,有些是属于国有林场的,有些是村民自己的。“林场的树都有采伐证,即使有些没有采伐证的树,保证能给你送到家,要是担心被罚款,也可以选择货到付款。”

据张某介绍,15年前他开始挖树倒卖的时候,一棵树值不了几个钱,桦树很少有人要。“现在这树的价格噌噌地往上涨,干这行的人也越来越多,整个围场县像我这样的大约有700人。现在有6个人跟着我干,我大舅哥在北京有个苗木公司,我们的树主要是通过他的渠道销售。”

张某和他的6个合伙人自己并不动手去挖树,而是根据客户要求去找树,然后雇人挖树。“现在挖一棵树根带有1.2平方米土墩的大树,人工费得210元。”张某说,“只要客户提出对树冠、树高、胸径的要求,你不用亲自来看,我就能保你满意。我一年通过卖树能挣十来万元,最多的时候差不多挣30万元。”

记者问,只挖树、不种树,挖完了怎么办?张某说:“谁管那个啊,我们这儿树多的是,大多是野生的。林业局要是管的话,给他们交点儿钱就行了。”至于林场内如何挖树,他不愿更多透露细节,只表示“你们只管要树就行,我们自有办法,而且给你办好采伐证”。

在围场县黄土坎乡黄土坎村,村民林某倒卖树木有3年,今年经他手倒卖2.5米至3米的油松3000多棵,主要销往北京和包头。

据林某介绍,围场县目前干他这行的人很多,加上挖树的和运输的有上万人。

土球一散大树就地“报销”

大树进城后能养活吗?张某根据多年的挖树“经验”分析说:“挖大树最讲究的是树根部的土球,土球一散,树的须根就全断了,这样的树只能就地‘报销’。所以,大树挖出来之后忌讳转运,最好是从挖树原地装车之后直达目的地,否则成活率就大大降低。”

一般认为,树高达到4米以上、胸径15厘米以上,或是树龄在20年以上且具有一定园林观赏价值的树种,即可称为大树。大树进城,即大树从城市的边缘地区或者远离城市的乡村、山区移植到城市里进行绿化。分析人士认为,大树进城有诸多弊端。

林业专家指出,大树进城违背自然规律,易造成大量大树死亡。本地树种减少,生物多样性被破坏,甚至会引发严重的水土流失、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大树进城的绿化成本也很高。有的城市为让大树成活,夏天“遮阴”冬天“保暖”,有的还为大树“输液”,每年一株进城大树的“养护费”约为300元。

“你交钱,林业局人就让挖”

尽管国家林业局等部门三令五申,但禁令之下倒卖大树为何依然猖獗?

记者在围场县暗访时,一些树贩子说,林权制度改革后分山到户,既然分到了各家,能赚钱都想卖。各家想卖树的话,要到县林业局申请批复。“只要送礼,林业局都给批。批30棵可以挖100棵,少批多挖才能挣钱,也比较安全。”林某说,“围场树木资源多的是,挖不完,崩个籽儿就能长出来。可劲儿挖吧,没事。”

张某带领记者爬到山上之后,他不时指着一棵棵油松介绍价格。“这片山坡上品相好、生长位置交通便利的树木已经差不多卖完了。”张某说,“你看现在种的这些苹果树,一棵树挣不了几个钱。”

采访中有村民表示,对于挖树这事,不能只为钱,说挖就挖,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林业局的人该好好管管。黄土坎村村民说:“现实情况是,林业局的人,你交钱,他就让挖。”

记者随后采访了围场县森林公安局局长李国成。他说,滥挖苗木现象从2010年开始增多,近年来每年查处的滥伐林木、少批多挖、未批私挖现象有百十起。好处理的是抓现行,但是林主和苗木经营者私下勾结,交易十分隐蔽,难以查处。树木是从甲地移到乙地,按照法律规定不算采伐而是移植,因此定不了刑事犯罪,只能行政处罚,致使打击力度打折扣。围场县林业局林政资源管理股股长韩国平说,“一些林主和树贩子勾结起来滥挖林木”。

记者了解到,承德市政府今年4月下发了《关于严格规范树木采挖管理的通知》,要求除建设征占用林地、道路拓宽、单位拆迁、旧村改造及排除安全隐患等特殊原因外,其他林地内一律不许采挖树木。至于围场县究竟有多少树贩子,围场县林业局和森林公安局均表示“难以统计”。

李国成说,围场县通往北京有6条路,他们将在进一步加大对滥挖苗木行为监管力度的同时,严查违法运输苗木情况,发动更多群众举报违法行为。

(新华社石家庄8月14日电)

(人民日报)

分享到:

热点图文

国内国际·排行榜